沈忱

周棋洛.//文起四海,以喻九州.//我中意你啊.^_^.

【黑遍全联盟】那些年联盟的财富与加训不得不说的渊源(上)

*cp:双花,王叶,喻黄,昊翔,韩张,刘卢,周江
*聊天体,撞梗归我
*ooc警告
*私设如山,妹子全腐
*垃圾作者,文渣见谅
【联盟职业选手群】
【鸢辂音尘】:云秀姐,队长没收了上次我们一起出的all肖本qaqqqq
【沐雨橙风】:小戴...你错屏了!
系统提示:【鸢辂音尘】撤回一条消息
【海无量】:没用的,已截图
【百花缭乱】:没用的,已截图+1
【夜雨声烦】:没用的,已截图+2诶话说小戴妹子你都被你们队长发现多少次了还出不怕小事情生气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没用的,已截图+3哟,乐乐这次又是第二啊,啧啧,还真是幸运e。
【百花缭乱】:靠,叶不羞你什么意思啊,乐爷这次明明是第一!第一!!!没看到后面的+1吗!!!大孙你说是不是?
【再睡一夏】:没用的,已截图+4嗯,乐乐说的都对。还有叶修,乐乐只有我能叫。
【百花缭乱】:大孙你最好啦!爱你!【送你一朵fafa.jpg】叶不羞听到没有!!!
【君莫笑】:啧,强行一波狗粮啊,哥的眼睛都快被这乱放的闪光弹闪瞎了。
【王不留行】:叶修,你要是想,我们也可以。
【叶下红】: 爸...啊不队长,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王不留行】嗯?
【叶下红】:队长我错了!
系统提示:【叶下红】撤回一条消息
【王不留行】:柳非,记得加训。
【叶下红】:队长,求放过!【委屈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jpg】
【鸢辂音尘】:摸摸柳姐,别伤心啦,我们下次出all王!
【王不留行】:......@生灵灭
【流云】:@生灵灭
【一枪穿云】:@生灵灭
【夜雨声烦】:@生灵灭
【君莫笑】:@生灵灭
【海无量】: @生灵灭
【百花缭乱】: @生灵灭
【冷暗雷】: @生灵灭
【迎风布阵】: @生灵灭
......
【索克萨尔】: @生灵灭
【一叶之秋】:啊?你们艾特小事情干嘛?
【唐三打】:轮回今天没给二翔喝六个核桃?
【一枪穿云】:没...吕...去买...等...回...
【无浪】:队长的意思是轮回没有六个核桃了,吕泊远已经去买了,等一会就回来。
【一枪穿云】:嗯...江...爱你...
【无浪】:这句就不用我翻译了吧?还有,队长我也爱你【比心.jpg】
【一叶之秋】:靠,唐日天你什么意思,敢不敢PK!
【唐三打】:来就来,谁怕谁!jjc走起!
【君莫笑】:啧,明撕暗秀啊,没眼看。
【夜雨声烦】:我靠靠靠靠靠叶不羞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你和王大眼都快闪瞎我了你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快点来竞技场pkpkpk!!!
【索克萨尔】:少天^_^
【夜雨声烦】:队长!队长你别过来我ghufxcgdgbjkok
【君莫笑】:哟,这是怎么了?脸滚键盘?手残果然遇到话唠手速才会变快啊。
【八音符】:队长去黄少房间了...
【灵魂语者】:然后队长关上了门,看不到了...
【涛落沙明】:听声音队长好像把副队压在了键盘上...
【枪淋弹雨】:压力山大啊...
【流云】:各位前辈在说什么呢?队长和黄少怎么了啊?
【飞刀剑】:没什么,小鬼去睡觉。
【流云】:小别前辈!pk吗?
【飞刀剑】:今天太晚了,等明天吧。
【流云】:嗯!小别前辈那我睡觉去啦,晚安!
【飞刀剑】:小鬼晚安啊。
【石不转】:从孙翔开始,歪楼了。
【大漠孤烟】:新杰还没睡?
【石不转】:嗯,还有十三分四十一秒。
【大漠孤烟】:那我去你房间交流一下战术?
【石不转】:可以,队长来吧。

何事秋风悲画扇?

*cp:刘卢,慎入,不喜勿喷,谢谢
*ooc警告
*私设如山
*垃圾作者,文渣见谅
灵感源于限定首尾写cp——开头:我的朋友最近有点奇怪;结尾: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的朋友最近有点奇怪。
忘了说了,我是刘小别,我的朋友是卢瀚文。
往日里他总会元气满满地笑着找我PK,即使被我以各种理由拒绝也不会放弃,多不过略有些失落地瘪瘪嘴,然后去继续训练,等到第二天浑身又充盈着活力。
但这一段时间他却与以往有些不同了。
他似乎在刻意疏远我。
每天上线,他只是在选手群里对我说几句不咸不淡的问候,不再成天吵着小别前辈,PKPKPK,JJC见。虽然他言辞礼貌真诚,但我了解他,也清楚地知道隐藏在这些话语背后的,是他的冷漠与疏离。
啊,或许是我多想了吧。小鬼可能只是有些忙,况且...我们仅仅朋友,他也确实不必每天都来找我。
可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慌乱,还是迫切地想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但我没有勇气和理由当面询问他,只是委托队长帮我问问喻队。
“王队,小卢最近喜欢上一个女孩了呢^_^”喻队温润的嗓音通过开了免提的手机传来,尽管低沉好听,能苏到万千少女迷妹,我此刻却没有时间与精力欣赏。喻队刚刚的话犹如一把锋利的剑,击碎了我心中仅存的美好幻想。
噢,原来是这样啊。恍惚间我好像听到队长关切的询问,但我只是笑着摇摇头,缓缓道,谢谢队长关心,我没事。说完,便从休息室走回了宿舍。
洗完澡后,我有些失魂落魄地倚靠在床边,回想着我和那小鬼相处的点点滴滴。嘴角略带自嘲地扯出一个弧度,我听到心里有个声音传出:刘小别,不要再想了,醒醒吧。既然卢瀚文不喜欢你,也不知道你喜欢他,你何必将自己处在尴尬之地呢?祝福他不好吗?
虽然我知道作为敌对战队的队员,我不应该对他抱有那样的心思,并理应祝福他早日找到一个好妻子,但是我做不到。
我喜欢你啊,小鬼,不是朋友间的相互欣赏,是想将你拥入怀中、陪你看遍人世间千百般风景的那种喜欢。
但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你已经拥有了属于你的幸福。而我对你暧昧的感情,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当然,也不能知道,我不希望我们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
不知何时,泪已经打湿了胸前的一片衣襟。小卢,我毕生的幸运都用来与你相遇,却没能与你相知、相恋。
算了,还是要祝你幸福。但我仍想知道...何时何地,人生若只如初见?

《论七夕的正确打开方式》(下)

*cp:昊翔、方王、叶蓝、喻黄、韩张、双花
*ooc警告
*私设如山
*垃圾作者,文渣见谅
*上篇戳 @子期无邪
1、喻黄
“诶队长我们去食堂吃饭吧听说今天有白斩鸡嘿嘿嘿……队长!队长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有吗有吗???话说队长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啊都不愿意听我说话了!还有队长这个时间做什么手操啊手操什么时候不能做呢你说是吧队长所以还是和本剑圣一起走吧!”蓝雨训练室里,喻文州正靠在椅背上做着手操,本坐在一旁训练的黄少天在看了一眼时间后突然大爆手速,飞快地结束了训练。而后即刻凑了过来,以极快的语速说完了一通话后,便要拉着喻文州下楼吃饭。
“先别急着走,少天,今天是什么日子?”喻文州仍是面带和(xin)善(zang)的笑容,问道。
“嗯...我想想啊,不是我的生日,也不是队长的生日……”黄少天听到喻文州带着笑意的询问后果然停下了,一颗小虎牙在不经意间从嘴角显露出来,若有所思的样子可爱极了。然而他接下来的一番话却令喻文州有些无奈:“队长队长,我想起来了今天是野图boss刷新的日子!老叶前两天还说要在这个时候野外pk的,嘿嘿,本剑圣今天一定要与他一决胜负!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眼见着黄少天在偏离正确轨道的路上越走越兴奋,甚至有停不下来的趋势,喻文州不慌不忙地低头轻轻触碰了一下黄少天柔软的唇瓣,成功让人闭了嘴。接着,笑意盈盈的低沉嗓音在黄少天耳畔响起:“少天,今天是七夕啊。我记得前几天还和你说过哦。唉,看来我说的话在少天心里没有叶前辈说的话重要呢。”说着,喻文州刻意表现出一副失落的样子,看向黄少天。
“啊队长我不是故意的我最爱你了么么还有队长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一直把你的话放在第一位的只不过老叶好不容易同意和我pk了所以就不小心忘了今天是七夕队长队长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会心疼啊文州看在今天是七夕的份上别生气了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黄少天有些懊恼,也有些慌乱,唉,都怪叶不羞那个不要脸的家伙,下次在和兴欣比赛的时候,一定要集火老叶!他如是想着,毫无察觉喻文州已经和他离得越来越近。
“嗯,知道,我不生气了。只是少天在七夕的时候还在想着叶前辈,我可是有些不高兴呢,少天觉得,是不是应该惩罚,嗯?”喻文州在黄少天耳边轻声道,吞吐的热气撩拨得黄少天的耳尖染上了些许微红。他有些不自在地向旁边挪动了两步,试图打哈哈圆过,却被喻文州微笑驳回。
至于惩罚嘛...听说在七夕,剑圣大大和秋葵更配哦^_^
想歪了请自行面壁!这是一辆开往幼儿园的车!
2、韩张
今天是七夕,这点全霸图在几天前就已经知道了。
按理说有韩文清和张新杰的战队应该是最晚知道这些事情的,但很可惜,自从张佳乐来了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英勇无畏的张佳乐同志冒着被韩文清冷着一张钱包脸宣布加训和被张新杰在夜晚用他的时间安排表强制没收手机并客气地请他睡觉的风险,舍弃了宝贵的休息时间去宣传八卦、小道消息以及黄道吉日【划掉】可以虐狗、秀恩爱的节日,让我们为他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鼓掌!
然而张新杰似乎并没有因今日是七夕就有所改变,仍如往常一样,有条不紊、准时严谨地过完了一天。
晚上十点,张新杰洗浴完毕,准备休息。这时,韩文清却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队长,有什么事吗?”一丝不苟的语气,和张新杰的作风一样,严谨、从不慌乱。
“新杰,拉开窗帘,看楼下。”韩文清的嗓音透过听筒传来,没有一丝波澜,一如既往。天知道此时这个威武雄壮的霸图汉子手心已沁出丝丝冷汗。
尽管有些疑惑,但张新杰还是拉开了窗帘。稍稍低头,却见韩文清站在楼底下,正手捧一束玫瑰,抬头看着他。在他的身后,赫然有一个用白蜡烛摆成的爱心。微风拂过,烛光随着风向飘摇,映衬着韩文清,柔和了他原本坚硬、刚烈的面部线条。
“队长,我也爱你。”他好听的嗓音带着微微的惊喜与感动,“七夕节快乐。”
3、双花
张佳乐和孙哲平此时正在一家大型购物商场里。
“大孙,这个看起来很好吃!”“买。”“大孙,这件衣服很帅气诶!”“买。”“大孙,我好喜欢那个!”“买。”“大孙,……”“买。”
可能是张佳乐的情绪有些高亢,即使戴了墨镜和口罩,在一间服装店里却仍被认了出来。
“请问您是张佳乐大神吗?”收银小姐小声问了一句,语调里满是藏不住的激动和兴奋。得到确认后她立刻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纸笔:“您能给我签个名吗?您是我最喜欢的职业选手,不论您是在百花还是在霸图,我都支持您的选择与决定!”
张佳乐正在签名的手微微抖了抖,尽管一般人并不能发现,但一直在他身旁的孙哲平却捕捉到了这一细节。
那位小姐又接着说道:“虽然有很多人不理解您那颗追逐冠军的心,但是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您身后为您加油的!谢谢您的签名!”说完,她接过张佳乐递来的签名,报以感谢一笑。
张佳乐忽然觉得有点感动。是啊,总会有人能理解自己的。粉丝、老韩、老林、新杰,还有大孙……想着想着,他便靠在了孙哲平因常年锻炼而结实有力的肩上。
孙哲平顺着力道搂过张佳乐,低声道:“如果世界背叛了你,我便在你身后,背叛全世界。乐乐,七夕快乐,我爱你。”
张佳乐的小辫儿本就随着他的脚步一甩一甩的,听着孙哲平深情的告白,小辫儿甩得更厉害了。“大孙...这些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哈哈哈。”顿了顿,他却忽地敛起笑容,正色道:“不过好巧,大孙,我也是。”
因为繁花血景一万年啊。